繁浅

愿世间事皆要善始善终。

某些诗就像突然爆炸的色彩,尖锐的声音和剧烈的气味,让你心脏紧缩,舌根发涩。

像是黑色的光明,热和火在内里剧烈沸腾,但翻涌的却只有磅礴的暗流,刺啦一下狠狠划过去。

你以为有伤口,但是没有。
你以为你懂了,但是没有。

你以为你能挣脱,其实只是错觉罢了。

已觉秋窗秋不尽,那堪风雨助凄凉!

我昨天在寝室搞了张电脑桌,快乐得不想下炕。

同学:你是铁你床是磁铁是嘛,还不想下炕

我:那我的床应该叫万磁王,那我会真的抱紧床再也不下去了!我就是铁做的!

同学:呵呵呵你当你是X教授嘛还不撒手

我:…我看你就是嫉妒我头发浓密(危险发言)

然后我同学狠狠踹了我床铺一脚。
呵,女人。

lof真好,能够做梦。

【杂谈】关于我的家乡

群山环抱,湍流清澈。
天碧如洗,草木繁盛。
水缓则如镜,急则如练。源头可饮,至下则可灌溉浣衣。

风景妍秀,触目皆可为景。镇小,未能谓之为繁华。人家相近,鸡鸣犬吠可闻,人家多植,花木互入园中。
四季皆有花可赏,有径可寻。其径多幽,步履可达。

夏多风雨,冬则无雪,故以春秋季最宜。
如山人不解日月,人多散漫,无大志。

宜散步,出游,养生,怀念,碌碌终老。

夜风和雨吹落在树梢
远山也脉脉

云后有皎月和星辰
草木和野花也荣枯

你所爱的万物都会给予你温暖拥抱
你会被记得

不会写车是什么感觉……
明明平时挺没皮没脸的,看到太太们开车会开心得满床打滚,但是一轮到自己,就懵逼……

在我的文里的耻度↓

调情≈他们是一对

亲吻=他们大搞特搞(bu)

写一次色气仿佛世界都不存在了……

【EC】Ambiguity(赠苏纹太太)

Ambiguity

《暧昧》

*配合 @苏纹 太太的《Relationship》食用‘

*算是番外

大概是一些暧昧的小细节?希望太太喜欢!超喜欢原先的文章的QWQ大力表白!

【1】

 

晴空下的马场如一块绿毯,Charles顺着小道漫步,在场边停下,眯着眼睛注视着场中骑马绕场慢跑的人影。

 

那人驭马慢慢停下,动作潇洒利落地翻身下来和场边的马夫交代着什么,神情专注。马夫似乎是说了句什么,引得素来不苟言笑地人微笑了一下,回身爱抚着马匹,那匹骏马也低头亲昵地蹭着他。Charles终于忍不住出声了:“Erik!”

 

Erik回头看见Charles,有些意外。他向少爷的方向走来,一边放下方才骑马时卷起的衬衣袖口,小臂肌肉匀称而有力。待他走到Charles面前时,已是衣服整齐得半点都不乱了,只有一缕额发垂在额前,被他顺手捋上去:“少爷?”

 

Charles盯着Erik的的动作,目光从Erik包裹在手套里的修长的手指到鼻梁——哦上面有些细小的汗珠——再顺着脖颈滑下来到已经扣紧的领口再到收在衬衣里的那截腰和笔直的长腿——

 

因为骑马的缘故Erik把衬衣束在马裤里,这很好的衬出了他那完美的腰线和肌肉线条,而且他还蹬着一双马靴——老天啊他真是性感得引人犯罪——Charles不确定自己有没有呻吟出声。

 

“少爷?”Erik对自家小少爷赤裸裸的眼神已经完全免疫了,只是耐心地再问了一遍。

 

“噢!”Charles回过神,指了指方才Erik骑的那匹马,“我随便走走。看到这个想起来,Raven想要一匹马,马厩里有合适的吗?”

 

Erik沉思着回想了一下:“下周——或许下周可以去买一匹新的马,马厩里的马都太烈了,我想Raven小姐可以自己去重新挑选一匹,少爷。”

 

Charles点了点头,湛蓝的瞳孔直直看着Erik,挑起了唇角:“这很好,Raven会高兴的。那匹马训练得怎么样?我记得叫......Alger?”

 

“是的。”Erik顺着Charles手指的方向看过去,“Alger被训练得很好。”

 

“那是因为我的管家是最好的驯马师。”Charles抽出手帕掰过Erik的肩膀,在他鼻尖上一擦,Erik没有动,却有些不赞同地微微皱起了眉。

 

“少爷——”

 

“放轻松点Erik,我说了很多遍你可以叫我Charles。”Charles把手帕塞回去,微微抿起嘴唇,红润的唇绷成一道好看的弧线,“只是......你鼻子上有汗。”

 

Erik垂眸审视了少爷一会,终于回答:“外面是有点热,回城堡去吧,少爷。”

 

“你和我一起?”Charles眼巴巴地望着Erik。

 

Erik和他对峙了一会然后毫无疑问地败下阵来,面对Charles,他总是退步的那一个:“那你可以站在树下等一会。我去吩咐Alex把马先牵回去。”

 

Charles轻快地走到树荫下,欣赏着Erik转身的背影,目光流连在那截紧窄的腰和臀部大腿的肌肉上。隔着一段距离Charles依然能精准地勾勒出Erik的每一个动作,他比Charles见过的绝大多数贵族子弟更像一个贵族。

 

这样好的一个人,是我的管家。Charles靠在树上发出满足的叹息,在心里强调,Erik是我的管家,我的

 

【2】

 

暖色的烛光摇曳着投在毛茸茸的地毯上。

 

Erik头疼地把喝醉了的小少爷按在沙发里,想抽身去泡杯蜂蜜茶,奈何Charles耍赖般揽住他肩膀躺倒,Erik眼疾手快地撑住沙发才避免了倒在少爷身上的惨剧。

 

上帝啊——

 

Charles的外套早不知飞到哪里去了,衬衣和马甲揉得皱巴巴的,漂亮的棕发有些零乱地黏在额头上。小少爷满面酡红,半睁开的眼睛在烛光下蓝得惊人,却因为醉酒而目光涣散…

 

Erik咽了下口水,小心翼翼地想要起身,却被Charles死死抱住手臂。后者一边抓着Erik的手臂,一遍用脸颊蹭了蹭他的手心。

 

Erik倒抻一口冷气,眼神不自觉地盯着少爷的嘴唇…操!

 

Charles微微扭过头用嘴唇磨蹭着Erik掌心的纹路,一边懒懒挑起眉毛,眼神迷离地看着Erik。

 

“Erik…Eriiiiiiik……”Charles喃喃着Erik的名字,目光温柔又湿润,发音有些微的含糊,他却固执地喊了一遍又一遍。

 

“…少爷,”Erik深吸一口气,就要抽开手,“我……”

 

不成想Charles却把他的手抓得更紧,不满地含糊道:“不要叫少爷!…你总是…这样……”

 

Erik认命地叹了一口气:“Charles…我去给你泡杯蜂蜜茶,好不好?”

 

在房间里横竖哄了小少爷半天才脱身,Erik匆匆穿过走廊。

 

夜已很深,其他人都已经被他遣去睡了,一来是Charles喝醉后只认他一个人,死活抱着他不撒手;二来是……Erik实在是不想让别人看见自家小少爷这副诱人的样子。

 

Erik最快地泡好蜂蜜茶想回到Charles的房间,不想刚到走廊就迎面撞上了小少爷。

 

Holy shit!

 

Charles居然给自己换好了睡衣,顶着一头凌乱(但该死的性感)的头发,赤脚踩在毛绒绒的毯子上。

 

丝绸的睡衣十分柔顺而光滑,在烛火下映出暧昧的幽光,Charles的睡袍只垂到膝盖,露出线条漂亮的小腿和脚踝,凸起的踝骨有让人握住的欲望,皮肤透明得几乎能看见血管,脚趾陷在柔软的地毯里——

 

操。

 

Erik差点没砸了杯子,但Charles一抬头用那湛蓝的湿漉漉的眼睛看着他,他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Charles接过他手中的杯子,手指有意无意地摩挲了一下,软软道:“我看你那么久没回来……”然后探出舌尖舔了舔蜂蜜水,然后抬头看向Erik变得幽深的瞳孔,“...所以就想去找你。”

 

Erik已经无暇顾及Charles这种睁眼说瞎话的行为了,这小少爷一看就是故意的——当务之急是,赶快,立刻,马上把他弄回房间去!不然Erik不太确定他俩会在走廊弄出什么动静。

 

连哄带骗带抱地把Charles带回了房间,Charles却不肯乖乖回床上,又直直倒回沙发上,扭动着找一个舒服的姿势,Erik看着他那一个劲往下滑的袖口和在扭动中露出来的胸前的奶白的肌肤和锁骨……

 

然后伸手把睡袍拢好,目不斜视地走到床边把被子扛过来把Charles包了个严严实实,Charles扑腾着要挣扎出来,一边挣扎一边喊:“Erik!”Erik却不容置疑地按住他:“现在已经很晚了,少爷,你该休息了,不然明天会头痛的。我就待在外间,你不舒服可以叫我,现在,睡觉。”

 

“我只是喝了点酒……”Charles气鼓鼓的咬着腮帮子。

 

“可是你还没有成年,而且你醉了,我必须提醒您,宿醉会引发头痛,少爷。”Erik平板道,然而Charles绝望地发现就算如此他也觉得Erik性感得要命,在照顾了醉鬼大半个晚上之后为什么他还能这样一丝不苟——以及混蛋。

 

但是Erik只是熄灭了烛火,然后关上了门。

 

Charles自暴自弃地在被子里缩成一团。

 

【3】

 

“你说你的哥哥有主了,”年轻的女孩看着站在门口等候Charles的管家,“哦,事实上他是你的管家?我想知道是哪个幸运的家伙能拥有他,或许我还有机会呢?你知道的,他实在是——非常迷人。”

 

Charles的卷发梳得整整齐齐,海一样的眼睛和他领口的宝石交相辉映,他姿态优雅地整了整领口,然后举起酒杯向年轻女孩示意,唇角挑起愉悦的弧度,烛光在他含笑的面容上摇曳:“这一点我完全同意你的想法,但是很抱歉Tina,”Charles的笑容扩大了一分。

——“他是我的。”

 

He is mine.

 

潇洒地将杯中酒一饮而尽,Charles向女孩挑了挑眉,转身穿过舞会的人群,走向他年长的恋人,然后暗示性地舔了下自己的嘴唇。

 

看着Erik骤然间充满占有欲的目光,Charles笑着不动声色地挠了下对方的后腰。

 

哦,夜还很长。

END

我的天我真的写不来小甜饼,感觉不及太太写的一半甜蜜,就,凑合吃吧QAQ

【杂谈】关于cp观,粉丝观和同人

*自己的瞎叨叨
*情绪起伏预警
*各人有不同的角度,请勿对号入座

喜欢一对cp,是因为什么?

说实话,我混过的各个cp,不管BG BL GL,相似性都确实…不是很高。
但是有一点是不变的。

就是他们对彼此而言,对方是独一无二的特殊。

这个独一无二,意味着“不可替代”。这个“特殊”,意味着灵魂上的某种牵连,也许是互相理解,也许是互相包容,也许是完全知晓,也许是极端相似…

其次才是相处的细节和模式,这一点因cp所处背景不同而各有差异。

最次才是因为颜,或者属性(比如拉郎,以下某些观点不适合拉郎cp,但我本人对拉郎没有偏见)。

我喜欢一对cp,就会是双担。也许有偏爱,但是绝不“只爱”。
爱cp是爱的他们,而不是那种自我带入的感觉。

我不知道是我的原因还是怎么回事,我混的圈子,尤其是BL…总是碰上被口诛笔伐的“渣攻”。

我:???

而大家认为攻渣的理由往往是不体谅受不关心受不体贴不站在受的角度考虑等等。

我:???

cp其实是我们的主观感觉,不是吗?在大多数情况下,他们在作品中,本就不是恋人关系,甚至可能对立,竞争,或者有等级差异。

那他们为何要站在恋人的角度去考虑问题?

他们首先是自己,有自己的性格及命运,其次才是我们期待的他们,活在同人里的他们。我们没有任何权利,以同人中我们期待的他们的样子,去要求他们。

而在那些冲突中,往往有各种因素的制约。举个例子,国难当前,哪还有时间儿女情长私心不忍?自然是以国为先的责任才会使角色更增加厚重感,才能更打动人心。

爱一对cp,其实真正陷入爱情的,先是我们啊。
(我不否认cp对彼此的特殊性,但是脑补的是我们,说到底都是粉丝动了真心)

所以其实我一直不太敢写AU,虽然我很喜欢看(……)但是我一直很难过得去心里和原著有关的那道坎,我会反复问自己这样是否ooc,是否合情合理?
即使我想写得轻松愉快些,在反复思量后,往往都毁了。

写文是自由的,什么形式都是自己的选择。

只是同人是用爱发电的,你不能期待原著的回馈。我们唯一能拥有的就是同好的相互支持,不是么?

原著只有远离同人,才能保有作者(或制作者演绎者)的思想,才能真正保留角色的魅力,性格,生命。

对于角色的评价,也是必须基于他的经历、性格和背景,不然就毫无意义。我们身为粉丝从来不在道德的制高点上,从来不。

我们没有资格对他们的抉择说三道四,换位思考一下,我们能保证我们比角色做的更好吗?

各有答案,自知即可。

最后重申一遍我的所有cp都是双担。
我爱隐忍者也爱不羁者,我爱内敛者也爱热情者,我爱敢爱敢恨者,也对坚忍包容者心怀敬意。我有时觉得傲娇极可爱,却也对直率的人心向往之。

我爱的cp相处方式各不相同,但我都爱他们。
我对君子知己极敬慕,对风雨同舟极敬佩,对青梅竹马极艳羡,对隐忍陪伴极叹惋,对恩断义绝极哀恸……

我爱他们,不会因为他们生离死别或分道扬镳就不爱。

因为这也是组成这个cp的一部分,我舍不掉。

说一千道一万,粉丝不是他们的主宰,不过是萤火之于皎月,皎月无损,萤火来去,如此而已。

——暴躁预警,以下纯属发泄,易引起不适,建议尽快撤离——

不是我说,某些粉丝要是只想找个攻来宠受,你站all受没人拦你,反而皆大欢喜该干啥干啥,干嘛非扒着某个cp不放?然后再大骂攻这里不好那里不好,还非要打上单个cp Tag 您是想膈应谁呢??

自己恋爱脑别代入角色,算我谢谢你们:)

在你眼中攻的不好,可能还是攻和其他人组的cp的萌点呢。你要是不喜欢一方,你干啥吃这对cp?招你惹你了??

难道是因为另一方长得好家世好或者人气高人设苏?这是封建家庭给孩子挑对象么?
别说大清早亡了,那封建家庭要是处不好还能和离呢,非要逮着不放是个什么操作。

您这么看不下去,建议您换对cp磕,说不定就神清气爽延年益寿了呢?这样对大家都好是吧。

给双担粉留条活路成吗?都是我的心尖上的,看到哪个被骂都不好受,有些人还得劲了……

如果某些粉非要站在道德的立场上……恕我直言,爱是盲目的是不是?我们真实的社会道德法律在cp所处的原著世界观里面往往是不适用的。所以这是哪门子的道德审判?

对于这些人,拉黑抱歉了。

真的法律道德观念是在自己进行同人创作的时候不要越界不要越界!!不要美化什么xi毒,什么xie童之类的ok?除非你是写严肃文学,批判现实浪子回头之类的,或者有明确预警和审核鉴别阅读人群的手段,不然就是越界好吗?!

真的正确观念是对自己,读者,同好,角色都负责。

不然你怪我拉黑你?
(邪魅一笑.jpg)

不多说了,困,睡了。
晚安,好梦。

愿诸位不曾被我打扰。

最近新写的诗词书签里的一张。

原句“画楼月影寒,西风吹罗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