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浅

愿世间事皆要善始善终。

飘零罢【陆花/HE】【下】

*来来来

*我只想发糖系列

*陆大侠绝对花公子痴汉

然而花满楼却久久没有回答。

他只是站起身走到窗边,握住扇子的手指节青白。

陆小凤也只是起身走到他的身边。

他们皆是沉默。

最终却是花满楼开了口。他低声道:“陆小凤......”

然后他轻轻抬手,准确地触到了陆小凤的手掌,握住了他的手指,摸索到自己多年前赠予的戒指。

陆小凤垂眸看他的手。

花满楼的手指匀称且柔软,不似寻常人一般指节粗笨,却也有着习武者的宽厚。

此时这双手正在他的掌中。

花满楼目不能视,但是他们之间往往只需要指尖相触便能知晓对方的心意。陆小凤为此还自得许久——这不正是应了当初他教花满楼灵犀一指时那所谓“心有灵犀一点通”的默契!

而此刻他只想将这双手紧紧握在手中,再不放开。

而此时花满楼却恍如未觉,只是低声道:“陆小凤......我一直当你是我的挚友。无论你走到哪里,我都觉得不打紧。因为我总晓得,你也把我当成知己......那无论怎么说,你总也、总也不会不把我放在心上......我一直觉得这也够了。我既知道了这些,便觉得不必一直在你身边,你只需做你愿做之事。”话至此,花满楼的声音竟有了些颤抖,“浮生易逝,往来皆客。我却觉得,我已看见了我的余生。”

陆小凤只觉得心神皆震。

他说不出话。

花公子何等玲珑心肠,怎会不知人心无常,世事沧桑。而他此刻却说出“余生”这种话!

心有灵犀一点通,陆小凤怎会不懂。

此刻自然也无需多话。

陆小凤猛然一拽,将人拽入自己的怀中。

如清风吹散舒云,流霜飘落水面,月色从九天之上洒入人间。

陆小凤只觉得自己怀中的人也如月,却比月色更温暖。

此刻花满楼也侧头对着他。他看不见,但他的眼里分明是陆小凤的样子;他不说话,但那眼中流露出的情感岂止万千?

陆小凤突然一笑:“花公子要不要拿一本县志来闻一闻?”而后一偏头,准确地碰上了花公子的唇角。

花公子顺从地调整角度,微张的唇里散落破碎的词句:“那本书......分明是陆兄...递给在、在下的......”

陆小凤含着对方的唇舌,闻言闷笑。只贴着对方不放,一边含糊道:“是我不好...往后再也不会了......”

只有长久的温暖湿润的触觉。

陆小凤终于放开花满楼,看见对方的耳尖也染上艳色,只觉得心里痒得不得了,却又什么都不舍得做。只是俯身凑近花满楼的耳边道:“你不是问我,为什么要叫我的小徒弟花满天?”

花满楼也不躲闪,只点了点头:“其实我......”

陆小凤却不让他继续说下去,他用手点住花满楼的唇,轻声续道:“天是凤舞九天的那个天。”他的声调已轻得要听不见,但落在花满楼耳里却与惊雷无异,“别人都说我是九天上的凤,遨游太虚,似乎不需要休憩。我也确实是个闲不了的人,只是我私心里总是想......若我不能停驻,那花若能在九天之上陪我,那该多好。”

他对着花满楼露出一个微笑——陆小凤终其一生再也不会有这样一个微笑,满含了岁月的叹息和柔情。浪子不是没有情的,他对人总是情真意切,只是难以长久。

但是他与花满楼相识已有二十多年。

再不会有其他人了。他对自己说,你认了吧,陆小凤。

就是他了。

只能是他了!

花满楼整个人不能言语。他不知该如何言语。

他不是自苦的人,多年将这份感情放在心底也未觉勉强委屈。他说知足便是真的知足。

毕竟他和陆小凤有着这样一份当世无俩的情谊!

他们把酒言欢,谈笑无忌;他们纵马天涯,共度韶华。他们总是为了对方涉入险境,却最最惦念的还是对方的安危。

这是何等的默契和知心。

他和陆小凤从不是一种人。但这不妨碍他们在对方的人生里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

花满楼从不期待他们的人生能有重叠的一天。

毕竟陆小凤的江湖恣意风流,天高海阔;他的江湖只有小楼一座,鲜花几许。

他们之间能有这样的感情,花满楼已觉足够。若是为此烦忧,反而恐怕要伤害了这其中真心。

而他此刻才知,陆小凤的心中,留了多少浪子情深未曾言诉。

花满楼确实不时时在陆小凤的江湖中,却时时在他的心里。

陆小凤仍絮絮叹息:“我有时只想来花兄的小楼,又恐江湖风波扰了小楼安宁。于是只能作罢......花兄,我......”

花满楼蓦地上前,准确找到陆小凤的唇。

他不想陆小凤再说,他怕自己无力抵抗。

即使此刻,花公子已然丢盔弃甲,溃不成军。

他甚至对着陆小凤笑了:“陆兄应该叫我什么?”

陆小凤微微退开寸许,抚上他的面颊,轻声道:“七童。”

花满楼绽开一个无声的微笑,他也抚上陆小凤的唇,轻轻碰了碰他那宝贝的胡子,道:“凤凰。”

陆小凤的脸上早已抑制不住笑意,他重新覆上自己的唇,在唇齿交缠间一遍一遍回应:

七童,七童,七童。

===这里是纯♂洁♂快♂乐的分割线(再看也不会开花的)====

“我觉得我还是想要归隐。”陆小凤笑着对着花满楼的耳边呵气,“不过所谓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劳驾七童教我如何做个隐士。”

花满楼无奈摇头,却全是纵容:“你呀......”

嘘,不要再说话。

月色正浓,夜色如醉。

【完】

不会开车,我们可以走意识流暗示(正直脸)。

《飘零罢》取自“我亦飘零久,十年来,深恩负尽、死生师友”一句,罢意为结束。陆小凤回到了花公子身边,他的漂泊便算结束。

花满天这个名字,我一向不赞成“花谢花飞花满天”这个解读,而且坚信他是陆大侠捡的,暗搓搓对花公子表达怀念和曲线表白。

闻书梗。也算是对陆花感情的解读。他们之间的距离,一开始就是陆小凤给予的,也将由他结束这个距离。

还有花公子时时刻刻被陆大侠想起什么的。陆大侠可是原著花吹!

最后,此文结束,望大家喜欢♥

评论(11)

热度(55)